下一章 ???????? 上一章

 

????《将门毒女》最新章节...

????素问看着在阴险,似乎是在斟酌着这人刚刚所说出的话的程度,阴险也没有催促,只是等待着素问的反应,仿佛敬文帝的命令对于他来说也并非是什么紧要的事情。

????“好。”素问应道,“请容我更衣。”

????阴险看了一眼素问,她的情况算不上是有太多的糟糕,但却也是有些不大合规矩的,而且她的手上也沾染了不少的鲜血,的确是要更衣一番才行。

????“本将军在帐外等着郡主。”阴险说完这一句话也便是从容地退了出去,将营帐留给了素问和陈冰两人。

????等到阴险一走,素问也没有说什么只是在那边径自洗着手,陈冰半晌都没有得到素问半点的回答,他也忍不住道了一声:“你这般前去,会不会有什么危险?”

????“不碍事,他来不过就是来告诫着我,一会尽量少说一些个话罢了,只要我不说什么他们自然是不会为难我的。”素问镇定地道,她将手洗干净之后取了帕子将自己的手擦了干净,这才又走到了那屏风后头去换了外衫,她这衣衫上沾了一些个血迹,的确也不大适合以现在这样的面貌出现在敬文帝的面前,“你不用紧张什么,那阴险带来了护卫这也不错,至少不会出现之前那刺客行刺的事情。”

????陈冰听着素问这话,这话里有话也一贯是素问的作风,她这开口说的也十分嘲讽。若是阴险是在营帐外头探听着,听到素问这一番话大概也是要无言的。

????索性来这狩猎的时候带了换洗的衣物,这也不至于是让素问觉得难堪,她换了衣衫,只同陈冰道了一声“我去了”便是捞了营帐的帘子走了出去,素问晓得陈冰的性子的,自然是不会在这禁严的时候到处乱跑,而现在这个时候那些个人也多半都已经是自顾不暇了,自然不会有人去烦了陈冰的。

????这刚刚撩了帘子走出门,素问就看到了在外头守着的阴险,他看似规规矩矩地守在一旁等着她的出现一般,但素问晓得阴险自然不会是这般的规矩,只怕刚刚在营帐之中的点滴多半都是入了他的耳朵。

????“劳将军久候了。”素问低声道了一句,那姿态不卑不亢倒的确有几分身为皇室中人应当会有的骄傲一般。

????阴险点了点头,他走在素问的前头像是在引路一般朝着敬文帝所在的营帐,这模样倒是并不想同素问说些什么的。

????素问环顾了一下四周,就像是阴险说的那样,他前来的时候的确是带了不少的护卫,而他那些个护卫如今正担任了营地附近巡查的任务,的确是够尽心尽责的。

????敬文帝的营帐就在最扎眼的地方,外头的护卫围着的是外三层里三层别说是个刺客了,就算是只苍蝇想要飞进去也是有几分困难的。

????这才刚刚走到了门口,敬文帝那声音就从那厚重的营帐之中传了出来,能够透过营帐出来的声音依旧还是咆哮着,那足以见得如今敬文帝的情绪那叫一个怒火了。

????“你们这一群废物,若是今日太子有什么三长两短的,朕便要你们一个一个全部都殉葬!”

????激烈的声音从营帐之中传出来,显得那样的气急败坏,可见如今的敬文帝完全是在火头上,甚至已经开始迁怒于旁人。

????营帐里头有唯唯诺诺的声音,更有柔润的劝解之声。阴险脚步顿了一顿,他转过头看着素问:“如今陛下正在为太子殿下的伤势操心,郡主可切莫说错了什么话,否则……”

????阴险看着素问,意思不言而喻。

????素问也没有再看阴险一眼,只是朝着那营帐而去,营帐门口所站在的护卫撩了帘子迎着人进去。

????敬文帝整个人是已经不是用愤怒两个字能够形容的了,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出现这样的事情,尤其还是在他狩猎的猎场之中,他几乎是不敢想象要是刚刚自己也是同自己那些个儿子一样进入那狩猎场上只怕如今躺在那边等着救治的人就是他了。

????素问进去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敬文帝那一张阴郁的脸,还有那周身上的愤怒几乎是要将整个营帐给燃烧殆尽一般。

????即便是一个帝王的营帐若要说是特别宽敞自然也是算不上的,自然是比不上在皇宫之中的时候那种宽敞的,如今这个营帐之中还成了太子整治的地方,在那一块屏风后头,一群太医正在屏风后头为太子殿下整治着。

????传闻之中敬文帝对于自己这个太子应该是感情淡漠才对,但现在看来似乎也并非是如同传闻之中的那样的淡薄,其余的那些个皇子也是在重伤之中,原本敬文帝出行所带着的太医也就不过是几人,但现在多半都是在太子这里,而放任着其他皇子的死生于不顾,这样的情谊如果说还是薄凉的话大概整个世上也没有什么旁的出现了。

????敬文帝整个人还处于焦虑状态之中,所以在看到素问进门来的时候这神情之中也没有什么好脸色,但那盛怒倒是已经降了几分。

????“长乐郡主你且来了?”敬文帝看了一眼素问,那言语之中有一种说不出道不尽的疲惫,“朕得闻太子出事的时候便是你在身边的?”

????“那倒不是,”素问道,“我同潘家小姐的赌注陛下也是晓得的,等到我发现太子殿下的时候,就是已经这样了。”

????敬文帝看着素问,那一声眼睛里头带着几分审视的意味,那眼神锐利的几乎让人不敢直视,素问一派坦然仿佛这一切原本就像是她刚刚所说的就是事实一般,实质上除却了素问所看到的那些个皇家之中的阴暗面,那些个原本还视为兄长的人在那边商议着如何除掉自己的亲兄弟和商量着怎么将这件事情给圆了过去,这些个事情素问当然是不会和敬文帝提起,说了敬文帝会是怎么样的处置对于素问来说也的确是一件琢磨不透的事情,而且担着赵国的名义,说了这些事情说不定还会让敬文帝觉得赵国有什么阴谋,再者,素问觉得自己也不算是说谎,萧慊身上除了那匕首造成的伤口外别的也没有什么是和她有关系的,要是认真地说,那个伤口也和她没什么关系。

????敬文帝看着素问,像是在思索着素问这话里面的真实性,他倒是宁愿相信是赵国的人马动的手,至少这样他还有几分觉得心中舒坦,可现在若不是赵国的人马,那也就是不知道是隐藏在哪里的杀手,依着阴险的说辞是,所有的杀手都是抵抗之下不得不全部诛杀了个干净。

????敬文帝哪里不晓得这其中必定是有些蹊跷的,但如今他这一堆儿子都已经折在这里面去了,他还能够有什么办法,也还能够有什么办法,这最后也还不是只能这样认命了。

????“没有旁的?”敬文帝又问了一句,这一句说出口的时候声音之中更加的疲惫像是一下子苍老了许多一般。

????外头有宫人闯了进门,带了几分哭腔道:“陛下,四皇子殿下伤势太重,已经……已经……去了。”宫人说话的时候有些泣不成声。

????敬文帝听到这个消息,他微微一楞,扶着金座的手慢慢地收紧,几乎是将指甲给扣进金座之中。这四皇子虽比不得太子来得尊贵,却也是敬文帝这么多年来十分疼爱的一个皇子,如今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敬文帝的心中还是有几分心疼也有几分的怅然。其实那个时候,他多少还是存了一些个心思让这老四将太子给顶替了,太子太软弱,是个仁君,却是缺乏了一个个治国应当有的手段。所以这么多年下来他也便是在等着,等着这些个孩子之中有谁能够脱颖而出,立下什么大功德,这样一来也好以这样的名义重立太子,但这些个孩子一个一个的不去立什么功劳只会整日在那边勾心斗角除了算计自家人便是算计自家人,这样的个性也便是让敬文帝将重立太子这件事情一拖再拖一延再延,却不想现在竟然出了这样的大事。

????“臣已经派人快马加鞭回城去将去将太医和大夫请来了,只是这路途遥远,一来一回之间必定会有一些耽搁,还望陛下恕罪。”阴险跪了下来,他这连连咳嗽几声,倒是有几分的羸弱之感。

????敬文帝坐在那头,静默不语,几乎就像是一座雕刻一般的静默,他看了一眼跪下来的阴险,微微摆了一摆手,他看着复而又站起的阴险,“一直忘了问爱卿,原本不是已经告假请辞狩猎,怎么如今又便是来了这狩猎场?”

????敬文帝自然也没有忽略阴险突然之间出现在狩猎场上的事情,这个明明已经告假的人出现在这里,这其中必定也是有什么蹊跷的。

????“臣原本是在府中休憩,但实在是放心不下陛下和众位皇子的安慰,这才复又领了人马前来了,却不想是发生了这样的大事。”阴险重重地咳嗽着,那咳嗽几乎可算是撕心裂肺像是要将整个肺从身体里面吐出来一样,甚至到最后的时候嘴角甚至还有鲜血从他的嘴角上漫出,那一张脸也面无血色,看着十分的触目惊心。

????敬文帝一直都晓得阴险病重这件事情,甚至也传唤过太医前往将军府上诊治过,太医诊治之后的结果也大多都是说阴险已经呈现出油尽灯枯之姿,这样的结论也让敬文帝觉得十分的错愕。阴险这人还正直青年,同时也是卫国之中最是骁勇善战的将军,有他坐镇,倒也能够让他安心几分,若是阴险没了,敬文帝也会寻思着整个卫国之中有谁是能够替代阴险这个人在军中的魄力和影响力。

????素问看着阴险那模样,她也有几分的意外,刚刚他同自己说话的时候还算是十分的中气十足,半点也看不出来有什么毛病一类的,但现在这个时候再看的时候倒是觉得阴险竟然是有了几分油尽灯枯之象,这样的转变几乎是一下子将敬文帝给骇住了,他那神情之中竟然还有几分忧心,看着阴险那样子的时候也有了几分不忍。

????“爱卿辛苦了!”敬文帝忙道,“朕不过就是有此一问罢了,并无旁的意思。”

????“谢陛下体恤。”阴险大口地喘着气,那面容之上也有了几分感激的意味。

????敬文帝看着自己这病重的臣子,再看向自己那受伤的子嗣,他的心中有些伤感,只觉得王朝有着一种风雨飘摇的感觉。敬文帝随后又问了一些个无关紧要的话,阴险同她也是一一答了,约莫着过了一炷香的时间敬文帝方才是让她同阴险离开。那个已过了不惑年纪的帝王整个人便是处于悲伤之中,因为就在这短短的一炷香的时间之中又有两个皇子伤重不治了。

????素问同阴险一同走出了营帐,这走出营帐之后原本在营帐之中还有些病怏怏的神情一下子恢复如常半点也看不出有半点的像是要油尽灯枯的迹象。素问啧啧称奇,“原本还以为将军是个板正的人,但现在看来也不过就是如此罢了。”

????阴险对于素问这样带了嘲讽的笑意全然只当做是没有听到,“虽说如此,但郡主也不逞多让,不是吗?”

????素问对于阴险那反而的嘲讽不置一词,他这就是在说着她没有在敬文帝面前说出刚刚那些和自己撇的一干二净的话。“这不是将军的要求么,我应了将军的话随了将军的意思,现在将军又是觉得我说了假话不好,莫非将军是希望我同陛下说出事实的真相的?”

????阴险被素问所说的话噎了一噎,怎么也没有想到素问竟然会说出这种话来。

????“你要知道,那些话说出口,到时候陛下是要怎么想的,那么多个皇子死在这里,现在陛下的心思是悲伤,等到真的知道事实的真想的时候那就已经不是悲伤了,或许是愤怒。”素问冷笑了一声,“要是陛下真的是愤怒至极,到时候会是怎么样的情况,阴大将军可曾想过?或许到那个时候太子也就不会再成为太子了,到时候你所信奉的,到时候也将不再存在。”

????“当然,你或许会说这不过就是我的一面之词而已,哪怕是说了出来陛下也未必会相信,是不是?”素问看着那一脸并不怎么认同的阴险,“但只要我这么一说,信不信那是陛下的事情,但是谁又能够保证陛下即便是不相信这心中却还是会有那么一番思量的,或许不会惩罚,但是或许心中却记着这一笔。”

????阴险知道素问指得是什么,敬文帝从来都不是仁慈的帝王,而且身在帝王之位之中,行得都是帝王之术,要是让敬文帝知道这其中的事情,到时候不管敬文帝相信还是不相信,这心中或多或少的都会埋下一个不信任的种子,难免地会掀起什么波澜来。

????“所以阴将军还是应当感谢我没有说出不该说的话来,而不是在这里对我横加指责。”素问冷哼了一声。

????阴险被素问这话给怔住,她倒是敢将这些话全都算计在他们的头上,仿佛是真的没有半点为自己考量的一般,但事实上,阴险觉得即便自己刚刚没有提点素问有什么话是应当说什么话是不应当说的,她也不敢在敬文帝的面前胡说的。赵国同卫国的关系一贯微妙,如今赵国人马又是在卫国之中,她若说出那些话,谁知道这其中赵国又是在其中担当了怎么样的角色。素问一贯是一个聪明人,眼下这个时候唯一能做的就是将所有的一切同赵国撇清关系,也就只有这样一来,赵国才是安全的。

????只是这指鹿为马的事情也就只有眼前这个人能够干的出来的,她这样的人。

????“郡主果真是牙尖嘴利,那在下的确是要代太子殿下谢谢郡主的嘴上留情。”阴险皮笑肉不笑地道了一句。

????“好说。”素问是也应承了阴险这一句,她的眉头也不皱,看到自己的那一个营帐之后,便是丢下阴险径自走了进去。

????阴险站在后头沉默地看着素问走进了营帐之中,倒也没有多说什么。

????营地之中处于一种十分混乱的姿态,这一种混乱在几个皇子伤重不治之后更是到了一种十分诡异,整个营地处于一种诡异的安静,安静的仿佛就像是一片没有活人的坟地一般,但事实上那些个随行的大臣命妇都在的,没有人踏出过营地一步,但却没有人敢在这个时候说出一句话来。

????午时过后,天一下子竟然暗沉了下来,无根水瓢泼而下。

????素问倚在营帐门口看着外头那下的十分瓢泼的雨水,经过这一场雨水的冲刷之后,所有的一切也全部都会因为这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而冲刷的干干净净,那狩猎场上所留下的一切都将会不存在。敬文帝没有提到收营回城的事情,他像是忘记了这么一回事一般,没有一个人敢于上前去提醒敬文帝这件事情。

????“外头凉,进来坐吧。”陈冰唤着素问,“今日许是要在这里过夜了也未必,不过依着那些个皇子受伤这般严重,不妄动或许也是一件好事。”

????素问放下了帘子,走到了陈冰的身边,这山林之中下了雨之后便是清冷的很,而素问刚刚站在门口也积了不少的寒气,靠近的时候那身上的寒气让坐在一旁的陈冰也完全能够感觉到素问身上所传来的寒意,他摸索着摆放在一旁的茶壶和茶杯给素问倒了一杯热茶,“喝了去去寒,就算是心里有事,也不能让自己病了不是。”

????素问听着陈冰的话,他虽说看不到,但这感觉却是敏锐的很,“今日,原本我是有机会杀了他的。”

????“谁?哦,是他。”

????陈冰原本是想要开口问是谁的,但话说出口的时候他就已经反应了过来,那个人大概是萧慊。

????“那你动手了?”陈冰缓缓地问道,“如今他这般,你心中应该是要觉得开心才是,怎么我觉得你现在似乎并不怎么开心。”

????陈冰虽然是没有轻烟看到萧慊的伤势,或者说就算是他被人抬着从自己的面前经过,陈冰也晓得自己根本是看不到的,但从传来的那一些个只字片语来看,太子萧慊的伤势的确是有些沉重。

????“是呀,我原本也以为这样一来我心里会有一些个开心的。”素问道,她在看到萧慊受伤的那一瞬间,在他握着自己的手扎入自己的腹部要害的时候,的确在那一瞬间的时候,素问觉得自己有几分痛快的感觉,但这痛快过后,素问又觉得这一切似乎就没有她所想象之中的那般的痛快,尤其是那鲜血漫到她的手掌上的时候。她以前是一个医者,做的最多的事情不是杀人而是如何去救人,在来到这一片东岳大陆的时候,她也杀过人,不过那都是在危害着自己生命的时候,但面对萧慊,那一个几乎是将自己的性命交托在她的手上让她杀的人的时候,明明只要她再狠下手,趁着阴险出现之前的那一瞬,她就能够将那伤势转变成为完全不可治愈的,没有人比她更加清楚人体组织结构,或许救一个人的时候要比登天还难,但是真的要杀死一个人的时候却可能不过就是手指一勾再容易不过的事情。

????可在那一瞬间的时候,她犹豫了。

????也就是那一个犹豫,让她错失了那样的机会。

????“那你为什么犹豫了呢?”陈冰的声音柔柔的,让人听着不但是觉得有着一种如沐春风一般的感觉,还有一种让人觉得放松的味道,“我认识的你,应当可算是果决的,怎么你这一次就犹豫了?”

????素问也说不上为什么自己为什么就这么迟疑了放过那么好的机会,只是在那一瞬间的时候,她的脑海之中一片空白,她像是忘记想什么了似的,也像是什么都没来得及想一般,就这么一瞬间的功夫。

????“那你后悔自己之前那一次的犹豫吗?”陈冰道,“萧慊也可算是一个人物,依你所说的,他明知道今日是一个局还引得旁人也一并入了局,若是没有几分胆量和几分魄力他哪里是敢这么做的。再者,你同他之间原本就是有一些个渊源,你一时之间顾念着旧情下不去手也是十分情有可原的事情。素问,你是一个人,只要是一个人总是有自己的情感,这并非是什么不可饶恕的事情,你有感情会心软这本也不是什么过分的事情,就算是你母亲和兄长晓得这件事的时候,也不见得会怨怪于你。再者,毕竟动手的人也不是他,即便是你真的杀了他一时之间图了一个痛快之外,却还是会给你惹来一身的麻烦。有时候退一步未必就是错的。”

????素问听着陈冰的话,他的意思也很明白,到底不过就是想着放下仇恨,这仇恨容易,但真的要宽恕一个人的时候,这嘴上不管是怎么说的容易但真正要做的时候却是十分的困难,素问自认为自己做不到这样的人。

????“或许吧。”素问慢慢地饮着茶水,那神情之中也有了几分的疲惫。

????陈冰含笑地看着素问,心中却忍不住还是有别的想法。萧慊设下这样的局面,今日引得自己的兄弟全都折在了狩猎场之中,该死的死,该废的也废了,这往后卫国能够继承大统的人除了萧慊大概也没有第二人选了。能够算计出这样的计谋而不让任何人发现,萧慊也算是一个能人。这狩猎场上原本可延伸成为一场大战,只可惜这两方实力相差太大,原本以为那太子萧慊还真的是一个仁善且没什么手段的人,但现在依着这情况看来,这太子非但是有手段且还是能够狠得下心来的人物,这样的人的确是不容小觑。一下子将原本那些个有可能威胁到太子之位的人选全部屠杀殆尽,即便是留下性命的以那残废的身体也完全做不了什么,这一来是让自己的太子之位坐的更加的稳当,同时也震慑了朝堂之中拥立着旁的皇子的人,如今这样的情况,只要太子不死,那就是最大的赢家。

????陈冰想到这一点的时候就是觉得有些畏惧,萧慊这人够狠,不单单是对旁人狠,对自己也狠。这一局如果他半点伤都没有受或者是他所受的不过就是一点小伤,反倒是惹人怀疑,现在萧慊受伤沉重,不管是谁都没有办法将这件事情推到他的头上去,他几乎一次性将所有的一切都算计了个方方面面,这样的手段委实够狠。不过陈冰倒也能够理解萧慊的做法,他没有强而有力的母族,而那些个兄弟之中也不缺乏有才干的皇子,换成他自己的话也有可能会做出像是萧慊那样的事情来,只要是有那么一点的可能,自然是愿意尝试,最差不过就是失败之后太子地位被取代了,但什么也不做的话,这地位也可能会有被取代的时候,这般一来还不如放手一搏,若是成功那就真的可算成了一劳永逸的地步了。

????而现在,萧慊成功了。陈冰忍不住在想,能够隐忍上那么多年到现在才动手,这样的人绝对不是什么一般角色,卫国,只怕这接下来的日子也不是那般的太平了吧。

????且不管陈冰是如何想的,但外头那瓢泼的雨倒是足足下了两日之后才停,敬文帝在天晴之后这才下令拔营回宫,在他宣布着要拔营回宫的时候,他那些个此次随行前来皇子已经折了大半,有些是因为伤势太重还没有熬到太医前来诊治的时候就已经不治身亡了,还有些则是治了却没有熬过去,在半夜里头发了烧生生给烧没了的。

????而太子萧慊伤势也十分的严峻,身上原本的刀伤一类的虽是深可见骨也不过就是失血太多,早早地诊治也便没有什么大事,这最厉害的伤势还是在腹部的那一个刀口,不过所幸还是救治及时也没有酿成什么大祸,只是现在太子萧慊还在昏睡之中并没有醒来,只要熬过去也便是没有什么大事了。

????敬文帝遭逢这一场突变,也紧跟着病了下来,太医院的太医们一个一个都是将自己的脑袋拴在了裤腰带上,不敢贸然在雨中行走怕是让原本就病了的敬文帝着了凉病的越发的严重,在营地之中最是具有分量的人物也便是只有那几个重臣和大将军阴险了,几人商议了之后也便是觉得不管是敬文帝也好还是那几个身受重伤的皇子也好都不能贸然地冒雨回宫,只得等到天明再说。

????在营地之中熬了两日的素问倒是十分的守了规矩,她除非必要是连营帐的门都不会出去,只是静默地呆在营帐之中,陈冰大多数的时候也是留在营帐之中,时而和素问聊聊天,外头即便就算是天塌下来了也是同他们没有什么关系一般。

????等到这天空放晴的时候,回到驿馆的时候,这卫国的天也已经变了一遭了。

????整个卫国处于一种哀祭的氛围之中,举国上下都晓得在猎场之中所发生的那些个事情,死伤了那么多的皇子自然是一件悲哀的事情,听说这后宫之中的那些个妃子日日哭泣着,那些个折了的皇子的王爷府上也有不少哭喊声,那哭喊声日以继夜。

????倒是那潘家小姐倒是也心热的人,自打太子受伤之后好,她便是日日随伺在萧慊的身边,形影不离。不过潘家同萧慊的确是有着婚约在身,这般倒也可算是情有可原,自然地也就没有人敢说什么。也不知道是不是潘家小姐这般盛意拳拳的关系,所以听闻太子的情况倒是没有之前那般的凶险,渐渐好转,似乎有从昏迷之中醒来的意思。

????“再估摸着过几日,咱们也该向陛下辞行了,卫国这些日子太乱,我们还是不要参与进去要好上一些。”陈冰想到狩猎场的事情就觉得心有余悸,而且现在他们同卫国之间的事情也可算是解决的差不多了自然地也就没有什么理由要留在这里。

????“你和母后之间的事情,你别怕,到底还有我在的,不管怎么说我也是要护你一护的。”陈冰对着素问道,他知道现在戴着素问回去自己那母后绝对不会这样善罢甘休的,但他要是拼尽全力想要护着一个人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素问倒是对于这种事情毫不在意,她最近对什么事情都没有多大的兴致。陈冰也不晓得素问是不是还在介怀着之前就那样放过萧慊的事情而觉得接受不能,他觉得不管是怎么大的事情,只要是时间一长再大的事情都能够渐渐地遗忘过去。

????陈冰原本还想劝着素问说这些个事情原本就是没什么大不了的,但却是听得外头有纷乱的脚步声传来,陈冰听到那脚步声就分辨出来这应当是自己身边的护卫,果真不过就是片刻之后就已经进了门来到了陈冰的耳边低声说了一些个话,陈冰的脸色徒然一变,几乎有几分的难看。、

????他挥了挥手,让护卫下去,复而又抬起了头看向素问方向:“有件事情我觉得应当是要同你说上一说的。”陈冰的声音之中带了几分的慎重,似乎是在拿捏着到底是应该是怎么来说这件事情好一些。

????他顿了一顿之后,这才开了口,声音之中带着几分不知所措:“三日之前,越国的建业帝在朝堂之上吐血而亡。”

????“怎会?”素问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脸上也有着意外,依着路岐南之前所说的,建业帝好歹也是能够面前支撑上一年左右,如今这才不过就是半年多而已,怎么竟然一下子就支撑不过去了?

????素问意外归意外,但也知道之前那大约也就一年左右的时间不过就是路岐南所估算出来的时间而已,这半年之中也有太多的变故,自然地出了一些个无法控制的事情也是极有可能的,她很快就收敛了自己心中的惊讶,“那如今越国是谁继承大统?”

????依着建业帝对自己那些个儿子之中的疼爱,素问觉得这最有可能登基的就是容辞,毕竟在他的身后还有容渊这手握重兵的人在后头匡扶着,至于其他人,素问也觉得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但更多的还是有可能会是容辞。

????“据闻建业帝并无立下遗诏,所以现在的越国也可算是有些乱了套了……”陈冰缓缓地道。这帝王猝死,又没有立下什么遗诏这是一大伤,只怕这越国最近是要深陷入帝王之争之中。

????素问沉默不语,这生在帝王之家中并非全是好事,至少像是现在这样的帝王之争在寻常百姓之中是很难见到的。

????正在素问沉默不语的时候,这外头便是有伺候的人匆匆走了进来,在门口道:“郡主,太子府上的总管派人来请,说是太子醒了,便是想见郡主一面。”

下一章 ???????? 上一章

第两百四十五章,将门毒女_精彩小说 直播ag娱乐官网|优惠,亚游ag试玩|开户,ag8vip|官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