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 上一章

 

????《将门毒女》最新章节...

????一身孝服穿在容渊的身上的时候倒是没有清减了半点他的风貌,这一身红衣穿在他身上的时候就像是那开遍了山谷的红花一样的渲染,而现在的一身白衣孝服,因着自幼以来那容颜太过,这一身白衣的时候却是越发显得清冷冷的,那一张没有多少神情的容颜就像像是一个玉雕的雕塑一般。

????帝王薨逝,按说现在的他们都是在皇宫之中守灵才对,原本容渊也是这样想着的,尤其是他的那些个侄儿,只可惜现在的那几个侄儿一个一个都是野心勃勃,甚至已有人按捺不住甚至已经出了无双城,在这个时候离开无双城无非为的就是集结兵力。

????整个越国已经是有几分的凌乱了,这不过就是几日的光景罢了,但在容渊的感觉就像是过了几年一般,几乎每一日都像是几年一般。

????舒太妃跪在蒲团上,她的身上也穿着一身的素衣,平日里头她一贯是穿的十分的素雅,但如今她这一声素白更加显得单薄。

????“到现在,你还是没有改变你的初衷?”舒太妃的声音清冷冷的,这半年来同自己这个倔强的儿子舒太妃也算是有个认识了,她素来晓得他足够倔强,只是这半年来到如今也完全没有一点服软的姿态,“如今越国变成现在这般模样,便是你想要看到的?”

????容渊觉得有些疲惫,“母妃,时至今日这种话无须再提!”

????“荒唐!”舒太妃拍了一下桌子,她看着自己那儿子一脸疲惫的模样心中多少也有些心疼,这几日的确是忙碌也一直都没有休息好,见到那眼底的红血丝的时候,舒太妃的心中略微也有些不忍,但她更知道若是此时此刻不逼着自己这个儿子做出选择来,那么她这一生就真的没有任何的指望了。

????舒太妃盛怒的气息一下慢慢地缓了下来,她看着容渊道:“如今的越国已不是之前的越国,你的那些个皇侄儿们一个一个的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你皇兄这么一走,整个越国如今已经成了一派颓败之象,你便是打算如何?”

????容渊张了张口,他也不得不承认自己的母妃的确倒是没有说错的,但,“只要是新帝登基,一切自然也是会变好的。”

????舒太妃嗤笑了一声,“新帝,谁登基为新帝?你皇兄去的时候可没有留下旨意也没有立下储君人选,这个时候谁成为新帝那都是极有可能的,你那些个侄儿谁不想成为新帝,但谁又能够成为新帝?”

????“越国本就没有立长立嫡的惯性,若是你皇兄去的时候且立下了一个太子之位也便罢了,可如今便是什么都没有留下,不管是谁争夺上王位都未必能够使得旁人心悦诚服的。”舒太妃看着容辞,她语重心长地道,“如今越国大多的兵马且在你的手上,在你皇兄未薨逝之前也是有着军工所在,在兵马之中且属你的微信最高,若是旁人只怕是担不住这样的重责,你可知道母妃是在说什么?”

????容渊自然是知道自己的母妃如今所说的是什么意思,直到现在这个时候她还是没有放弃过当初的那个念想,也便是因为如此,容渊的心中也就是觉得十分的难受,若是皇兄还在,这些个话那就是存了谋逆的意思,他活到现在也便是耿直做人的很,什么时候想过这种心思,原本以为等到时间长一些之后自己这母妃就能够忘记自己当初的那些个意思,却没有想到皇兄竟然是那么突然地就去了。

????容渊觉得自己这皇兄委实去的太过突然了,若是寻常人家,容渊必定是会想着让仵作检验一番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但堂堂的一国之君自然是不能够这般处置的,而太医院里头的太医们所留下的医史也证明着皇兄之前的身子骨便是已经是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了。即便容渊是觉得这一切实在是太过突然也太过叫人无法接受,原本他还以为自己的皇兄说什么也还能够多熬几年至少也能够将所有一切安排妥当了之后,却到底还是没有想到这人算不如天算。

????如今储君未立,而自己那些个皇侄儿已经处于剑拔弩张的地步,这祸事只怕是会在近期之内就会掀起,尤其是那容熙,如今的他已经离了无双,而他门下门人无数,只怕是打算纠结起自己人马来了。

????“即便是如此,这帝王之位也应当……”容渊方要开口却还是被舒太妃一下子所制止,“给谁?董氏那个女人的儿子?”

????容渊听着舒太妃说起皇后的时候哪种口吻,这语气之中带了几分不屑,而且就连她这称呼也没有往日里头的那般恭顺,董皇后不管是受宠还是不受宠,却到底也还是帝后,如今帝王逝去,不管这谁最后登上了帝王之座,也到底是要称呼皇后为一声嫡母的,这太后之位自然是少不得的。而自己母妃说出这种话来,多少也是有些逾越了。但到底也是自己的母亲,容渊自然是不能呵斥自己的母亲。

????“你想要扶持他上位?”舒太妃冷笑了一声,“你自然是可以扶持他上位的,但等到你扶持了他上位,你可知道你还有什么容身之处?你觉得依着董氏的性子,如今她能够容你那是因为如今的你是他们母子两人唯一的救命稻草,若不巴望着你自然是离皇位没有什么可图的,但等到真的上了位之后,我愚蠢的儿,等待你的不过就是因为你功高震主,而收了你手上的兵权,等到你手上无权的时候,我儿你且认为你还能够剩下些什么,你还能够有些什么?你可知道你那皇兄可是如何登上这帝王之位的,那是因为他足够狠,将自己的兄弟手足全部残杀殆尽好无后顾之忧。你的那些个侄儿流着同你皇兄一样的血脉,不管是谁登基之后,这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肃清自己的兄弟还有你这手握重兵的皇叔。”

????容渊一声不吭,他知道自己母妃现在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有可能会成为他日之后的真实写照,但容渊到底还是不愿意去臆想自己的那些侄儿,尤其可算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容辞,他们两人可算是从小一贯长大的,彼此的性子也可算是了解的很。容辞心善,所以容渊觉得若是自己的皇兄还在的话,这帝王之位多半还是会留给容辞的,再加之他也是皇后所出,即便如今这般情况下,若是真的在毫无圣旨指定的情况下让容辞任了新帝,这朝中的一些个大臣许可能会有一些反对的声浪,却也还是算是合乎体质,至于百姓,只要新帝是一个仁慈的帝王,自然是不会有多大的反应的。

????“若是如此,当一个闲散王爷倒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容渊缓缓道,他其实早在许久之前就已经想将身上的重担给卸下了,若是能够趁着这个机会就这样放下来,这对于他来说是一件不错的事情,“母妃,儿臣是先帝的子嗣,并非是皇兄的子嗣,这皇位原本就应该是要轮到侄儿们的,儿臣作为皇叔能够指望的也就是有贤之人登上帝王之座,而并非是趁乱为了满足一己之私之人。母妃所顾念的儿臣都懂,只是儿臣没有这样的资格,也不想……”

????“若我说你有这样的资格呢?”舒太妃打断容渊的话,她看着容渊那神情之中有着几分的认真半点也不像是在说笑,“你说你没有这般去同你那些个侄儿争抢皇位,那是因为你并非是你皇兄的子嗣,所以你没有这样的资格去争抢,那若是母妃告诉你,你有这样的资格呢?”

????容渊没有想到自己的母妃竟然会在现在这个时候说出这种话来,而他的心中也已经有了一些个不祥的预感。

????“你有这样的资格,因为你不是先帝的孩子。”舒太妃看着容渊,平静地道了一句。、

????“母妃你……”

????“你想说母妃是打算用这样借口来欺骗你不成?”舒太妃莞尔一笑,“你那皇兄登基之时你不过才将将出生罢了,你那皇兄任何人都没有放过,那些个曾经同他争夺皇位的皇子哪里是有旁的好下场满门抄斩的时候即便是在襁褓之中的婴儿也是没有放过的,你且知道你那皇兄为何独独对你便是疼爱有加,自小便是对你十分的关切,甚至将你养在身边?”

????容渊的脸色苍白无比几乎是要同他身上的这一身的孝服想媲美,他很想让自己的母妃不要再说了,甚至他也已经有了一个预感,觉得再这般说下去的时候所可能会揭露出来的是一个他这辈子都不想知道的一个秘密。

????“母妃,我……”容渊的声音干巴巴的,他只觉得自己的声音如今喑哑异常,恨不得今日还是受在宫中的灵堂之前而不是出现在自己母妃的小佛堂里头,他猛地是退后了两步,想要就这样从佛堂之中出去。

????但他的脚步也不过就是轻轻一挪,是舒太妃便已经开了口:“因为你是你皇兄的亲生孩子。”

????容渊只觉得自己的头顶那一片天像是被一记响雷给炸响了,炸得他现在什么都想不到也什么都顾及不到,他的脑海之中完全的一片空白什么都没有剩下。

????他很想对自己的母妃说这不过就是她想要胁迫自己听了她的意思,顺着她所想的那些,完成了她想要自己做的事情。是的,容渊这般想着,但脑海之中却是想着当初的那一幕一幕,打从他记事的时候开始,他那皇兄便是对他十分的疼爱,原本他还以为皇兄这样待他那是因为他是他如今唯一的兄弟的缘故,但现在想来,容渊也觉得他待他好的时候完全不像是一个兄长对待着一个年幼的弟弟,而是一个慈爱的父亲在对待着一个儿子一般,而容渊越这么想的时候他的心中也就越害怕。

????“我不相信,”容渊苍白着一张脸,那声音之中更是带了几分的虚弱,他完全就像是崩溃了一般完全说不上话来,但舒太妃却完全没有顺了自己这个儿子的意思,径自地说了下去,“原本我同他早就已经相识了,本来他是要迎我入太子府的,但却是因为先帝……”

????容渊僵硬着一张脸,他完全已经不知道是要说些什么好了,因为眼前这一切都让他觉得有些不敢置信,但舒太妃所说的每一个字都再他的耳边不停地响着,且一个字一个字地朝着他的脑海之中锲而不舍地钻着。其实他的母妃所说的不过就是一个寻常至极的事情,原本是一对郎有情妾有意的故事,却因为无端端地被皇帝看中而入了皇宫,年迈的皇帝虽是喜欢这个年轻且又漂亮的妃子,但到底皇宫内院之中佳丽三千,也便是这样过去了。而在后宫之中太过寂寞,而当时还算是太子的建业帝对于曾经的心心念念的女人时不时关心一番,也便是因为这样一来这才使得闹得一发不可收拾。

????舒太妃看着那一脸震惊的容渊,她知道这些事情的确是叫人的确有些难以接受的,但等到时间长了一些之后到底也还是能够接受的。

????“你有那样的资格,因为你不是先帝的子嗣,你是皇子,你——”

????“一个见不得光的皇子?”容渊冷笑了一声,他突然觉得这一切有些荒谬绝伦,自己所认为的父皇其实应该算是他的祖父而原本应该是他的皇兄的人这才是自己的父亲,这样被隐藏了那么多年的事情就这样摊开在自己的面前,这样的宫廷隐晦之事就在现在这个时候就这样毫不掩饰地出现在他的面前,这让容渊更加觉得难堪,他甚至不知道应当如何说自己的母亲来的好,这怎么说都是一个错字。

????“你父皇并非是不要你的,”舒太妃看着容渊,也看到了他那般难看的脸色,她知道这般一说之后自己这个儿子必然会有些看不起她,但现在,这些都不重要,等到往后的时候他到底还是会念着自己的。“只是你这身份到底尴尬,但他将你养在身边,旁人有的,你也是有的!他可不曾亏欠你半些,而且你也是最英勇的,否则他又怎会将越国大半的兵力都放在你的手上,那是因为他将你视为储君一位。”

????“不……”

????“是这样的,你可还记得他一贯都是那般的看重你,兵马一类原本就是一国之根本,他将几十万的兵马交托到你的手上你可觉得他是什么用意!他必定是想要让你能够守护着越国守护着他守护了这一辈子的地方,而今你却是要将他的这一番心意全部都往外推,难道你就想看着那些个人争夺皇位导致民不聊生吗?”舒太妃这一问也可算是十分有利,是的,她自然是有着私心想着让自己的儿子成为这个国家的帝王,成为那至高无上的人。她相信自己的儿子绝对能够做好这一点,这王朝之中也没有人比她这个儿子更适合的了,他手上有那么的多兵马,她可不想自己的儿子这一辈子到最后的时候也不过就是成为一个籍籍无名的闲散王爷而已。

????“母妃,你现在所说的这些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容渊抬着头看着舒太妃,那眼神之中,那所看着舒太妃的眼神之中的充满着陌生,他像是从来没有看透过自己这个母亲一般,现在的他看着自己母妃的时候就像是在看着一个完全陌生的人一样,他想不出来自己母妃现在对他所说的每一个字倒是真的还是假的,这实在是叫他难以置信,甚至现在他已经分辨不出到底什么是真话什么是假话。

????“母妃,我现在已经不知道到底要不要再相信你所说的话是不是真的又或者是假的。”容渊的声音有几分沉闷,在他说出那一句话之后,便是朝着舒太妃行双手作偮,那动作十分的恭敬,却有是十足的疏离。

????舒太妃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刚刚那一番话非但没有引得自己的儿子有想要一争高下的意思,却使得他的模样越发的颓唐起来。那完全就像是受了十分严重的刺激一般,她很想叫住自己的儿子,但这一时之间也找不到什么话来对他说,这踏出的脚步一瞬间也收住了,只是在那边看着容渊头也不回地离开。

????“太妃,您太心急了。”慧姨出现在舒太妃的后头,她看着舒太妃,刚刚的她隐藏在一旁外头听着佛堂里头的动静,她长叹了一声,她觉得舒太妃实在是太着急了,想要让殿下接受那样的命运的确是眼前最紧要的事情,但现在说出这些事情来,只怕是要闹出一个适得其反的结果来。

????“我能不心急么……”舒太妃长叹了一声,她自然是心疼自己的儿子的,但他早晚有一天会发现自己这般也是为了他好,早晚有一天他会知道自己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他好,时机稍纵即逝,至少要把握住这一次的机会。

????“再不心急,这江山,就真的成了别人的了、”舒太妃道。

下一章 ???????? 上一章

第两百四十八章,将门毒女_精彩小说 直播ag娱乐官网|优惠,亚游ag试玩|开户,ag8vip|官方